更新随缘,时常脑残,不务正业

【微草全员王杰希高英杰中心】频率(上)

无cp向,人物死亡预警,梗来自电影《生死频率》,此处的王不留行号设定为类似《高达SEED》里的海陆空三合一类型舰(可能有科技发展水平和周围背景轻微不协调的情况),木恩号设定为海陆两栖运输舰,世界背景设置为灾难过后仍有部分政府机构残留且运行正常;本文只有微草相关人物会出场,人物有可能会OOC。

如果以上能接受,那么祝食用愉快。以下正文:


【1】

当高英杰醒过来的时候,天花板上的白灯让他的眼睛发疼。

为什么会这么亮啊……

他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挡住光线让自己的眼睛好受一点,但不听指挥的手臂肌肉只是让他的手斜上地划了一下,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还待在营养舱里。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高英杰眯着眼睛回想着,但记忆是一片空白。

兹——机器人从不远处移动了过来,连接上治疗仪器,仪器上的数值开始快速变化,而灯光也开始变暗直至熄灭。

高英杰吃力地转过头,希望问些什么,结果被营养液呛得直咳嗽,顿时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仪器的滴滴声和高英杰的咳嗽声。机器人沉默着核对数据,仪器忠实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半晌高英杰停止了咳嗽,他瞪着黑漆漆的天花板,突然耳边传来的机械女声:

“欢迎醒来,高少校,现在是2089年,距您丧失意识已经过去了五年。”

【2】

距离高英杰从营养舱里苏醒过来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高英杰结束了对萎缩肌肉的治疗和针对手部肌肉的复健,同时他也了解到这是一艘运输舰,舰上只有他一个醒着的人,没错,这里还有其他沉睡的人,只是他不能叫醒他们。既因为他们是这艘舰要运送的货物,也因为他没有让他们再和昏睡过去的装置。

电子屏幕的蓝光照射在高英杰脸上,衬得他的脸色越发苍白。高英杰放松地靠在轮椅上,面前的桌板上放着一台类似于旧时代的笔记本电脑的光脑。

“我可以向外界传送消息吗?”高英杰缓慢地转过头温和地问着旁边一直沉默地智能机器人,“我只是想再看看能不能联系到指挥部。”““可以。”较为柔和的机械女声在高英杰耳边响起,“需要我帮您设置陆上总部的地址吗?”’“好的,谢谢。”高英杰笑了笑,把头转了回去发现光脑的虚拟屏幕上已经出现了信息发送界面,而地址已经填写完整。智能机器人站在旁边,显示屏上出现了笑脸符号。然后柔和的女声再次响起:“您需要发送语音信息吗?”

高英杰停下了手指的移动,呆呆地看着屏幕,沉默半晌,最后开口道:

“是的。”

【3】

高英杰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意料之中。

高英杰皱着眉看着屏幕。

这艘舰运送的人都是人类的精英;五年前地球的气候再次转向极端,地震越来越频繁,几个国家的超级火山都有复苏的迹象;南北两极的冰川全部融化。人类已经因为这些爆发的灾难失去了四分之一的人口,而随后因为资源的争夺造成的局部战争也消耗了剩下人口的四分之一。但噩梦还没有结束,已经开始向极端发展的气候丝毫没有缓和的趋势,气温持续上升。但令人绝望的是,地球的大陆板块漂移的速度比之前更快,南北极开始出现移位,地轴开始缓慢地发生偏差,一直保护着地球的磁场已经开始出现混乱的征兆。

于是就有了这艘舰船,但现在这艘船受到了损坏。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还在地球的原因。

高英杰有些木然地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和图片,这些都是五年前的资料,而在高英杰昏迷的这五年里,他们都没有再收到新的资料,而旧的资料库也受到了损坏,他现在甚至找不出上一任舰长的名字。空旷的舱室里回响着仪器的嗡嗡声,各种指示灯成为了这片空间唯一的电源。

这里不安静,很不安静。高英杰坐在蓝色的微光中,智能机器人站在他的身后,他安静地看着屏幕,尽己所能地调取着所有现在搜集到的外部数据,他甚至打开了接收系统,不断地调节着接收频率。

然而,世界闭上了那张喧嚣的嘴——频道里永远都只有电流的滋滋声。

巨大的恐慌袭击了高英杰,他迷茫地看着屏幕,听着电流声。迫切地希望找到某个人,无论是谁,告诉他:

他不是唯一醒着的。

【4】

王杰希是在深夜,一手文件一手咖啡的时候接到雷达员的消息的。

“队长,雷达接收到了一段奇怪的音频。”袁柏清在通讯那端说道。“内容?”王杰希放下了手中的文件。“是……”袁柏清突然有些找不到形容词。“是救援信号。”方士谦的声音从通讯器的那端传来。

“救援信号不是应该交给救援队处理吗?”王杰希皱着眉问道。

“实际上……”袁柏清顿了顿,“是救援队把这个信号转给我们的。””“”““我们需要协助救援?”王杰希放下笔抬起头问道。

“不。”袁柏清话没说完,就被方士谦打断:“因为这个信号的解码地址就是本舰。”

【5】

高英杰呆滞地看着面前的虚拟显示屏,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虚幻地听着这个指令,仿佛上帝之音。

“信息已收到,请说明你的身份,重复,请说明你的身份。”

【6】

王杰希把信号转到了舰长室里,用手指摁着耳机,听着对面少年有些激动而显得慌乱的回复

“我是微草军第七团的高英杰少校……我舰因为事故已受损,目前停于新太平洋沿岸。重复,我是微草军第七团的……”

王杰希把番号和姓名记下,把信息发送给了方士谦并给来到舰长室的方士谦使了个眼神。方士谦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带着袁柏清坐到了桌子的另一侧,打开光脑,连接系统开始在军队的资料库中查找着这位高英杰少校的资料。

“我是微草军第七团的王杰希上校,请报上舰名和准确坐标,重复,我是微草军第七团的王杰希上校,请报上舰名和准确坐标。”王杰希对着麦克风回答道。

“报告上校,本舰名是木恩号舰型是X-367级运输舰,现位于28 °11′49〃N,112 °58′50〃E。”

王杰希调出了地图,确认这艘运输舰位于长沙附近,而王杰希他们现在的王不留行号则停在四川省境内,王杰希向方士谦那边看了一眼,在确认方士谦和袁柏清那边暂无进展后,继续问了下去:“你是这艘舰的舰长吗?”

“我是临时舰长。”
“临时?”王杰希捕捉到了这个不应该出现的词汇,“你们遭遇了什么事故,是什么时候离开军港的,舰上运输的是什么?舰上成员和补给情况呢?”

“在转运时我们收到了海啸冲击,舰体受到了损坏,系统记录我们是在五年前偏离军港,舰上只有我一个醒着的人,补给充足。”少年的声音有点发紧,似乎有一丝哽咽。

“只有你一个人?”王杰希调出了五年间海啸发生的时间和相应等级的手顿了顿,有些怀疑的问道:“你们运送的是什么?”

“我需要确认权限,上校。”少年停顿了一下回答道。

“什么等级的权限?”王杰希问道。

“R级。”少年回答道。“我晚点再联系你。”王杰希皱了皱眉,关闭了与少年通讯频道的声音,转头看向了方士谦。而方士谦很明确地告诉他:

“第七团的少校军衔中没有这个人。”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Link_Ch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