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随缘,时常脑残,不务正业

【微草全员王杰希高英杰中心】频率(中)

  无cp向,人物死亡预警,梗来自电影《生死频率》,此处的王不留行号设定为类似《高达SEED》里的海陆空三合一类型舰(可能有科技发展水平和周围背景轻微不协调的情况),木恩号设定为海陆两栖运输舰,世界背景设置为灾难过后仍有部分政府机构残留且运行正常;本文只有微草相关人物会出场,人物有可能会OOC。以及本人不是医学系学生,不清楚颅内出血有没有可能导致昏迷五年,所以这里如果有错误请指出,我会修正的。

以上OK的话,这里是正文:

【7】

高英杰听着通讯器那头的沉默还是有点回不过神。

他在这台通讯器前调了三个月的频率,几乎每一个频道每一个时段都是刺耳的电流声,而就在今天,在他基本上要承认自己可能是地球上唯一一个醒着的人类的伪事实的时候,他收到了这个名为王杰希的上校的回复。

王杰希。

这些人类的精英就交给你了啊!英杰。

高英杰瞪着前方,似乎想把面前的仪器瞪穿。高英杰不停回想着,希望在自己那基本空白的记忆宝库里找出点什么能告诉他他是否认识那个和他通话的上校的东西,但是不幸的是——他找不到。

因为没有记忆。

也许是学长?

或者是教授再或者是上级?又或者这只是在某些地方看到的电视剧片段其实自己根本不认识王杰希?

高英杰被自己的想法雷得僵了一下,然后一边揪着那点可怜的记忆继续结合现实希望做出自己觉得合理的解释,一边拄着拐站了起来不协调地往医务室走去。

舰桥到医务室的路不长,但高英杰仍然走了接近十分钟,原因是他未完成所有的复健内容。

受到重物撞击导致颅内出血。

右腿膝盖以下粉碎性骨折,全身多处挤压伤。

躯干多处遭钢板刺穿形成贯穿伤。

高英杰坐在椅子上一边等着复健仪器的启动,一边回忆着病历上的诊断,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他看不到任何一处疤痕;看着这只手他完全想象不出这里曾经有贯穿伤。而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在没有人类医生的情况下活了下来还只是昏睡了五年后后遗症只有失忆?这绝对不可能,即使是在科技相对较为发达的现在。

如果假设这里曾经有医生的话,那医生又去哪了?

高英杰眨着眼,决定复健结束后去尝试修复那些损坏的数据。

“设备调试完毕,科目——行走练习”

冰冷的机械女声打断了高英杰的思考,高英杰站起来拄着拐杖向仪器走去。

对了还有这台针对性的复健仪器。

【8】

王杰希没有收到那名名叫高英杰的少校的回复——虽然信号一直是连通的。 

“我们不会被耍了吧。”方士谦抬着杯子看向不断翻滚着数据条的屏幕说道。“可能性很小。”王杰希低头看着文件回答道,“除非我们的解码系统已经被破解或者通讯秘钥已经泄露。”“有这个可能性。”方士谦敲了敲桌子,沉默了一阵后突然问道:“你想离开地球吗?”

王杰希拿笔的手顿了顿,抬头问道:“为什么这么问?”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眼睛黑得有些发亮,他盯着王杰希的大小眼,平静得像王不留行上的储水舱。王杰希没有说什么,同样平静地看了回去。

舰长室的气温似乎下降了几度,瞬间安静得只听见仪器的声音。

最后是袁柏清打破了这片沉默

“我找到这个高英杰了。”

王杰希和高英杰在听到袁柏清的声音的时候放弃了对峙,方士谦率转身先走向袁柏清。王杰希像松了口气似的把手上标着船的文件塞进了一旁的抽屉里,也站起来走了过去,然后没等王杰希走到电脑前,就听到方士谦骂道:

“艹!居然是只是个学生?”

【9】

当高英杰结束复健练习的时候,已经基本站不稳了。他坐在轮椅上浑身微微发抖,汗水从耳边滑下,许久没有修剪地头发贴在额头上,军服外套搭在肩膀上,被机器人缓慢地推到舰桥。

“指令。”高英杰缓了口气,对后面的智能机器人命令道:“调出D区文件。”

“正在确认权限。”

“权限确认完毕。”

“正在加载数据库。”

“正在调取D区文件。”

“文件调取完毕,请发出下一步指令。”

“调取成乘员信息。”高英杰看着虚拟屏幕命令道。

“正在确认权限。”

“警告:权限异常。”

高英杰有些惊讶地看着显示屏上的黄色警告符,一种不知从哪出现的混合着悲伤和不安的情绪缓缓地压在他的胸口,他颤抖着手调出了虚拟键盘,缓慢地调出了系统识别界面,有些不安地说道:

“请求再次确认权限。”

“正在重新调取权限。”

“权限确认完毕。”

“正在调取乘员信息。”

“冷冻舱乘员信息调取完毕。”

“紧急冷冻乘员信息调取完毕。”

“正在调取乘务人员信息。”

“乘务人员信息调取失败,文件受到损坏,是否进行修复。”

“是。”高英杰盯着虚拟光屏,有些着急地看着上面滚动的数据。

“数据修复失败,是否进行手动修复。”

“进行手动修复。”

“手动修复界面调取完毕。”

高英杰使劲调整了自己的坐姿,手颤抖着伸到了虚拟键盘的上方,有些费劲地控制着手指开始输入编码,但颤抖着的手让这个过程异常的艰难,高英杰的编码输入速度跟不上数据滚条的进度,于是他不得不选择同一编码进行大量重复利用,而伴随的频繁地按键错误迫使高英杰不得不停止了对文件的修复。

高英杰吃力地关闭了虚拟键盘,任凭左手直接砸在了扶手上,疲惫地靠在轮椅上。

我有足够的时间去修复。

高英杰有些茫然地看着斜上角的天花板。

但是……修复完之后呢?我该带着这一船人去哪?

高英杰靠着椅背,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上变化的地磁数据和舰外的辐射水平。

这道屏障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轻微的仪器噪音充斥着整个空间,空间在噪音中显得越发空旷,而各种颜色的指示灯试图把舰桥染得五颜六色,却敌不过最大的显示屏所发散的冷蓝光。舷窗尽职地展示了窗外的平整的石墙,整个空间显得格外沉寂。

但突然响起的通讯器打破了这种沉寂。

“高英杰少校,收到请回话。重复,高英杰少校收到请回话。”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Link_Ch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