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随缘,时常脑残,不务正业

【百日方王/day5】 Adventure

 @💘方王活动企划(2018) 

这是一篇开放性结局或者说HE也可以的文,但是设定有点虐,找糖的妹子请注意。

这是一篇活动存稿,全文6000+,人物均出现OOC现象

设定是某公司主管王杰希,以及量子力学副教授方士谦,楼冠宁是另一家某公司的老板(这设定基本没用)

灵感来源于苏联作家基里尔梁波夫的《新生》和J.K罗琳的《哈利波特》

借用癌症梗(没到治不好的阶段),相信的话有破镜重圆

设定年代在2010之前,原因是资料显示PET-CT在2004年之后被引入后,我国设备拥有量飞速增长,额降低了误诊率,额,为了结局不向BE发展,我需要误诊设定。

借用了命运石之门里的世界线理论和蝴蝶效应

背景bug一堆,作者怎么圆都圆不回来的那种。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在写什么沙雕玩意,也许很久之后有番外…………用来撒糖…………?

以上ok的话请往下

------------------------------------------------------------------------------------

<1>

    王杰希是在医院天台上把方士谦捡回来的,一个一米八三的大高个坐在围栏外面在风中摇摇晃晃看得王杰希胆战心惊。

    王杰希还记得当时他极其谨慎地走过去试图把对方抓回来,然而在他把手伸过去的那一瞬间——

    他看见自己的手从方士谦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你真该看看你当时的表情哈哈哈哈。”方士谦靠在沙发上哈哈大笑。

    坐在远处看代码的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方士谦是只鬼。

    货真价实的那种。

    王杰希瞅了一眼看脑残剧看得正欢的方士谦,内心极度复杂。

    这年头,鬼都这么欢脱的吗?

<2>

    方士谦实际上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在看到在正午的阳光下没有自己的影子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什么?

    你问为什么方士谦在正午阳光下没有受伤?

    拜托他又不是吸血鬼。

    方士谦实际上也不确定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人流在他的身体里穿过,头顶阳光正好。

    他试图从记忆推断出自己是什么人,是怎么死的时候,他却发现他根本没有记忆。

    或者说记忆消失了。

    对,记忆消失了。

    “你为什么想留在这里?”王杰希看着电脑有些发愣,转头看向了切台的方士谦。

    “大概……”方士谦胡乱按着遥控器,“是有什么想完成的事吧……”

    然而我忘记了。

    方士谦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3>

    “你的东西写完了?”方士谦在把王杰希家电视能接收的频道都翻了一遍之后问道。

    “完了。”王杰希回答道,“我已经发过去了。

    “啧啧,小王同志,你这待遇好啊,家里上班,工资照旧?”方士谦转了过来莫名开了嘲讽。

    “现在是我休假的时间。”王杰希站了起来,拿上衣服准备出去。

    “你去哪?”方士谦问道。

    “买菜。”

    王杰希走出了家门。他把自己的公文包挂在肩上,走到地铁站上了地铁。

    方士谦没有记忆。

    这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准确地说是从一开始方士谦没有认出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但他没有拆穿。

    哦,对了,他现在也不是去买菜的。

    王杰希下了地铁,沿着人行道走着,风一刮,树叶纷纷落下,他一转身进了医院。

<4>

    方士谦发现王杰希这人挺神奇,在活人的范围内。

    正常人看到鬼,一向反应过度。但小王同志不一样,他愣了半晌,手在空气中抓了抓,最后发现什么都没碰到后僵硬地收回手,然后直勾勾地看着方士谦,脸上是极度的悲伤。

    “抱歉啊,我是只鬼。”方士谦试图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但在看到王杰希的脸的时候却化为了抱歉。

    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跟着王杰希。

    细碎的开门声打断了方士谦的思考,王杰希提着公文包有些心不在焉的走了进来。

    “你的菜呢?”

    “忘了。”

    王杰希没有多说,直接走回房间关上了门。

<5>

    夜幕随着时间缓缓地流进了这个世界。

    王杰希房间的门依旧紧闭,灯也没有开。方士谦坐在沙发上被猫挠着心窝,最后没有忍住穿墙进了房间。

    然后他就看见坐在阳台上半边身子沐浴在月光之下,另外半边身体却浸没在黑暗之中的王杰希。

    “你找到猎户座了?”

    清冷的声音在方士谦耳边响起。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发现对方闭着眼睛完全没有说过话的迹象。

    是幻觉吗?

    一缕凉风从窗口吹了进来,微微撩起了窗帘和王杰希的衣角。黑色的短发随着风的流动摆动出柔和的弧度。

    月光把王杰希本来就白的皮肤照得苍白,给这个本来就清冷的人再上了一层霜。

    但在方士谦的眼里却莫名的好看。

    王杰希家不在城区,晚上没有鼎沸的人声也没有接连不断的汽车驶过的声音,周围很安静,仿佛这里并没有住人。

    房间里没有钟,没有指针咔哒的声音,方士谦有一种错觉,此时房间里的时间空间已经混为一体。

    这里已经没有了时空的概念。

    方士谦静静地站在阴影中温柔地看着王杰希,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挑,不知从何处冒出的愉悦席卷全身,也不知从何处冒出的疼痛瞬间贯穿灵魂。

    “出去。”王杰希突然睁眼看着方士谦说道,黑色的眼睛显得深不可测,却在月光的照耀下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霜。

    “出去。”

    “我在找猎户座。”方士谦鬼使神差地答道。

    “出去。”王杰希重复着这句话,眼中表层的霜被搅乱,眼底的东西开始沸腾,什么东西即将超出控制,什么东西即将扑出。

    方士谦没说话,他觉得自己这时候大概也说不出什么,于是他看着王杰希,平静地、柔和地。

    “我在找猎户座。”

    在长达数分钟的沉默之后他听见自己重复着。

    “猎户座在秋天找不到。”王杰希的眼眶发红,“你要找它只能在冬春。”

    “我能等。”

    “是的,”王杰希有些温柔地看着方士谦,眼里似乎装着破碎的星光,在星光之中藏着难以解析的情感,“我们有无限的时间可以去等。”

    “我很快也要和你一样了。”

<6>

    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用发生过。

    方士谦看着往返于医院和家的王杰希想道。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方士谦还记得王杰希在明白他是鬼的时候问的问题。

    “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王杰希看着他脸上没有特别的表情,语气平淡得像在询问老友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一样。

    “我不知道。”他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我是指——”

    “我现在虽然死了,但是我不知道正常人死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是和传说一样去了地府继续轮回还是去了天堂地狱或者进了余华所书写的坟墓,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随着死亡的来临,生世界已经离我而去,我失去了与生者为伍的权力,我进入了另一个交叠的空间,在这里无论怎么呼喊都没有回应;但是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组成我曾经身体的成分会回到自然界,和自然界中千千万万的物质一起参与这世界上最大的循环,也许我会成为树的一部分,也许我会随着风飞跃山顶,也许我会随着水流逛遍全球,我不知道这是否有意义,但我知道这是即将发生的,也必然会发生。”

    “那你为什么想留在这里?”王杰希看着他,眉间是说不出的迷茫。

    “我为什么想留在这里?”方士谦问着自己。

    我不知道。

    我没有记忆。

    但却有什么在提醒我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没有完成,我不能离去。

<7>

    王杰希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接到方士谦的电话——在看见幽灵状态的方士谦之后。

    那是个晴朗的日子,阳光填满了天与地之间的部分,天蓝得极其不真实。

    手机在客厅的桌子上嗡嗡地响着,王杰希梦游一般地看着桌上不断的响着的手机,界面上方士谦三个字显得极为不真实,他坐在沙发上感觉空间似乎被无限拉长,最后……他伸出了手,

    按下了接听键。

    “喂……”

    “……”

    “我下个星期就是副教授了。”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波从大陆的另一端传到了这个混合了悲伤与震惊的房间,“我想在我们之间找到另一种可能性。”

    王杰希没有回话,他看着面前的通话界面沉静而安详,他转头看着窗外,目光穿过玻璃飞向远方。

    “没有必要。”

    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我们在四年前就做了决定,而我现在并不想改变它。”

    “杰希,我们的主要矛盾在这片土地上并不存在,道德是和文化挂钩……”

    “我想现在我并不想讨论这件事情,恭喜升职,”王杰希坐在照进房间的阳光边,淡淡地笑了笑,整个人散发着像冬日里的热咖啡散发的蒸汽一样的蓬松而温暖的喜悦,“保重,士谦。”

    王杰希没有给方士谦接话的机会直接按下了挂断键,转过身看向了僵硬在墙角的魂魄版方士谦。

    幽灵状态的方士谦在听到听筒中传出的声音的时候就僵硬在原地,直到王杰希看过来他也没把表情收回回去。

    “你……”王杰希看着幽灵状的方士谦平静而温和地问道,“你是方士谦吗?”

<8>

    方士谦站在拐角的树丛边抬着头看着头顶刺眼的太阳。

    你是方士谦吗?

    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阳光依旧穿过了他的身体,地面上没有他存在的痕迹。

    方士谦本身只是一个名字,但是名字就像是一个符号宣告着一个生命体的存在,就像在写程序之前总是先要定义函数变量数组借此申请存储空间一样,名字申请的是生存的空间。

    但到目前为止,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不是方士谦,他的记忆仍然没有恢复,现在存储在他的记忆中的除了这几天的记忆就只有一些零碎的毫无逻辑的碎片,这些碎片告诉他,他认同方士谦这个名字,而他在潜意识里也认为这就是他的名字。

    直到王杰希接到那个电话。

    他不是方士谦,他是谁?

    以及那天晚上。

    他听到的那个清冷却带着愉快的声音。

    究竟是不是王杰希的?

    记忆像被什么框住,能感知它的存在却不可触及,只能通过孔隙中漏出的东西猜测其全部。

    “我抓到你了。”

    方士谦猛地转过身看向了在旁边的草地上嬉闹着的两个孩子。

    下午的阳光正好,他们的母亲站在远处的亭子里满脸开心地看着两个孩子,然后微笑着交换着自己的育儿心得。

    我抓到你了。

    方士谦觉得这话曾经在他的口中吐出来过,但是他想不起来。被封锁的记忆从缝隙中漏了出来,而他则希望这缝隙能更大一些。

    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场景,王杰希和他找过星星,什么时候他对谁说过:

    “我抓到你了。”

    方士谦觉得自己有点嫉妒那个拥有名字的活着的方士谦,他有着所有他认为的和期望的东西,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

    生物对死亡都有着本能的恐惧。

    因为死亡会带走一切,你的金钱、你的地位、你的存在、你的一切,然后只剩下赤条条的灵魂暂时停留在世间,最后不知走向何方。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亡的,作为已故者,他只能接受死亡的事实,但是不代表他就不向往生,不代表他就不会问——

    为什么我死了?为什么我没有活着?我不存在吗?

    太阳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西斜, 方士谦站在墙角逐渐被阴影吞噬,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院子中聊天的成年人和嬉戏的孩童。

    难受吧,悲伤吧。那原本属于你,被认为理所当然的属于你的,现在已经被剥夺,人总是要失去才懂得珍惜的。愤怒吧,不甘吧,这已成定局的事实。

    我到底是为什么留在这里的?

    方士谦莫名地觉得他一定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必须去最开始有记忆的地方看一看。

<9>

    自从那天方士谦打来之后,幽灵状的方士谦就没在他面前出现过。

    王杰希没有刻意去寻找对方的踪迹,他觉得他也可能找不到。

    王杰希其实看不到鬼魂,但奇怪的是他却能看见这只丢了所有记忆的阿飘。

    但这不重要。

    因为方士谦还在大陆的另一端欢脱地当着他的副教授。

    快要结束了,所有的一切。

    说实话当王杰希看到方士谦的鬼魂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他不明白方士谦是怎么在大陆的另一端把自己折腾挂了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飘回来的。他试图用混乱的大脑做出理智的判断,但却被医生的一纸诊断把原本就混乱的大脑搅得更加混乱。

    而在他彻底的冷静下来之后,他发现没有必要了。

    没有必要再去查证什么了,他的生命也进入了倒计时,方士谦就在他面前,等他死去之后他会有足够的时间和方士谦在一起,怎么死去的已经不重要了。

    但很高兴的是现实打了狠狠地打了他的脸,方士谦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足够了。

    王杰希把相关的检查单和病历塞进了书包,同时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最后他回头看了看这个公寓。

    这里是他和方士谦一起租的公寓,那时候他们足够的年轻,也足够的胆大狂妄,他们无所畏惧。他们会在第二天没有工作的深夜讨论着书籍,也会像大学里参加天文社的活动时一样,拿着阳台上的望远镜乐此不疲地在可视地范围内找着星星。当然,如果擦枪走火的话,他们也乐于顺应本能。

    这所公寓承载很多,这里也见证了两个青年的变化、誓言以及决定。

    王杰希走出了公寓,然后关上了门。

    这是个好天,尽管树枝上挂的是黄叶,头顶的太阳依旧刺眼。

    他要回家了。

    他很久没有回家了。

    王杰希走进了车库,在那里他看见了自己的父母。

    他们站在车边看着他,两个老人苍老了很多,头发也已经几乎全白,王杰希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愧疚地看着自己的父母,他工作的时候总是平衡不好工作和生活的时间分配,那时候想着他还有很多时间去陪自己的父母,但随后他和方士谦的事几乎让他们断了联系,而现在——

    他又得让他们体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得痛苦。

    王杰希觉得非常抱歉,非常愧疚。

    然而

    他似乎也只能用生命中最后的时间去弥补他的父母了。

    王杰希的父亲没有说什么,这个北方的汉子那满头的白发和有些弯曲的脊梁沉默地诉说着他的悲痛,王杰希的母亲抱住了自己的儿子,王杰希也抱住了自己的母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他把头埋到了母亲的肩上——

    就像小时候做过的那样。

    王杰希的父亲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半晌,有些颤抖地说道:

    “回家吧。”

<11>

    方士谦站在空荡的街道上觉得他尽力了,他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路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丢失记忆。

    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方士谦靠在墙上揪着自己的头发,他不知道也找不到,他去了他之前去过的所有地方,最后他回到了这最开始的地方——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十字路口。

    我真的需要知道吗?我真的需要留下吗?

    方士谦抬头看着夜空,一片漆黑。

<12>

    死亡是一种失去。

    对所有人都是。

    死者失去了生命,而死者周围的人失去了生活的一部分。

    死亡是一种伤害,它伤害着所有爱着逝者或者失去了生活的一部分的人。

    所以人们畏惧着死亡。

    王杰希觉得他不是不畏惧死亡,而是清楚畏惧没有作用。

    所以——

    当被告知误诊的可能性的时候,

    他在想——

    为什么不搏一搏呢?

    王杰希在回家之后就联系了大学时候认识的楼冠宁领到了另一家医院补做了PET-CT检查,最后的结果是癌症中期。

    和之前医院的检查结果不太一样,但也足够让人看到希望。因为随着检查结果到来的同时还有一份治疗方案——那是楼冠宁请的专家们做的。

    他们告诉王杰希他不仅需要进行手术,还在手术之后还要接受化疗,因为他的症状再晚几个月就是晚期了。

    治愈概率不是很高,复发率却很高。

    但是足够为之一搏了。

    王杰希去医院那天依旧是个大晴天,他坐在汽车的驾驶座上和车流中坐在驾驶座上的其他人仿佛没有任何区别。

    但在车辆离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红绿灯还有几百米的时候他看见了靠在交通灯上幽灵状的方士谦。

    方士谦似乎也看到了他,但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就在王杰希打算点点头当作打招呼的时候,方士谦向他跑来,一边跑一边喊着什么。

    王杰希在路边临时停了车,下车站在了人行道上,看着方士谦尽全力的飘了过来,这时候他也听清了方士谦在喊了什么,他喊道:

    “快离开那辆车!”

    方士谦话音还没落,王杰希就听见了引擎的嗡嗡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金属撞击的声音充斥了他的双耳,他转头看了过去发现他原来行驶的车道上的汽车已经连环追尾,并且有两辆已经严重损毁,这发生在瞬息之间的车祸,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方士谦停下了脚步,停在了原地。他呆愣愣地看着追尾的车流和损毁的汽车,却半分钟之后笑得放肆,然后在王杰希惊讶的目光中坐在原地泪流满面。

    王杰希看着他,不明白他在笑什么或者在哭什么,方士谦也没有回答的意思,他就坐在原地持续着他的边哭边笑;最后王杰希走过去蹲了下来,然而没等他说什么的时候,方士谦伸出双手,想抱住王杰希,

    但他的手只是从王杰希身体里穿过。

<12>

    “三天前一架从苏黎世飞往北京的XXXXX航班在山区坠毁……”

     魂魄状的方士谦靠在墙角听着从病房里那台电视里飘出的新闻播报声,动了动眉毛,没有什么过大的反应,他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王杰希,有些欢脱地说道:

    “先预祝你手术成功。”

    “借你吉言,”王杰希躺在床上看着他,一副想问什么的表情。

        方士谦淡然地笑了笑,然后认真对着他说:“一定要活下来。”    

        王杰希没笑也没说话,他认真地看着方士谦,似乎在找寻着什么,半晌后他说道:“方士谦。”

    方士谦啊了一声作为了回答,然后在看到王杰希夹杂着疑惑和凝重的脸的时候笑了,

    “不用担心,大陆另一端的那个我没有事,这会他应该在飞机上,他应该听说你生病的消息了。”

    “怎么回事?”王杰希有些凝重地问道。

    “未来误入量子领域的人而已。”方士谦笑了笑,“到你的手术时间了。”

    方士谦的话音刚落护士就走了进来,把王杰希往外推,王杰希还想问些什么,但介于在场只有他能看到方士谦,于是他决定手术后再问。

    幽灵状的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病床被推出了病房,最后消失在了拐角后,转头在走廊里走得轻快。

    这里是生离死别的地方,却也是最后的希望之地。

    方士谦一直是方士谦,虽然他另一个未来里三个小时后的方士谦。他死在三个小时后的一场空难里面,原因是他收到了王杰希车祸身亡的消息后改签了回国的飞机,最后那架飞机在山区坠毁,方士谦仍然记得飞机急速的失速和机舱里的尖叫声以及最后撞击的瞬间。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场坠机把他带回了几个月之前,但作为世界修正的代价,他丢掉了记忆,却在那个路口看见开车的王杰希的时候恢复。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因为——

    这一切都结束了。

    方士谦愉快地走在走廊里面,轻巧地避开了暂停的、向他走来的、与他同行的人。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走廊上,头顶的灯光照亮了一切。

    人有人道,鬼有鬼途。

    他终究得离开这里,但美好的是——

    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在这个时间线上的方士谦和王杰希身上。他已经完成了他应该做的,也达到了他的预期效果——尽管不是最好的那种。

    他仍为车祸的死者和飞机坠毁所带走的生命表示抱歉,但是时空是流动的,时间线也已经改变,时辰已到。

    而在此之后——

    方士谦抬头看着医院的大门,人们走得焦急而缓慢,门外灿烂的阳光温暖得扎人眼,他顿了顿脚步,然后继续向前。

    For a very sober-minded people, death is just another great adventure.【注】

    方士谦有些焦急地从出租车上跳下,拽着行李箱快步往医院里跑去,他焦急地挤上了电梯,按下了手术室那一层楼的标识。

    电梯门缓缓关闭,

    而一楼的走廊里没有他的身影。

END

————————————————————————————————

注:这句话出自《哈利波特》中的邓布利多之口:“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Link_Ch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