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随缘,时常脑残,不务正业

【喻王喻】碎光(上)

物理博士+心理学博士喻和数学家王paro

可能开放式结尾,也可能BE

王精神病院设定(疯的边缘,没疯)

cp喻王喻,人物OOC预警

灵感来自约翰纳什的经历(不是美丽心灵叙述的那样)和达摩克斯之剑理论

以上OK的话,祝食用愉快

================================================

天真蓝啊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在意识消失前这么想到。

 

面前的一扇扇大门在眼前打开,喻文州不留痕迹地皱了皱眉,他听着周围病人的嘶吼和发出的奇怪的声音,护士和医生从他身边穿了过去,在警卫地帮助下,她们打开了一间病房的门,里面的人嘶吼着,挣扎着,面目狰狞一脸仇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然后在一针镇静剂以后目光涣散,随后缓缓地倒了下去。

喻文州木着张脸,继续向前走着。

他不是来研究病例的。

医护人员带着他穿过一条又一条走廊,最后在一扇透明玻璃面前停了下来。

他是来看朋友的。

“您的访问时间为两个小时。”医护人员在板子上画写着什么,“在这两个小时里您只能站在玻璃的这边和他对话,不要递给他任何东西,如果有紧急情况的话,可以按这个按钮。”医护人员指着玻璃旁的一个按钮。

“好的。”喻文州下意识地回答道。

“还有……”

喻文州完全没有理会带他来的人在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他只是尽力板着张脸,试图让自己符合一个心理学博士的身份,虽然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

他觉得有些恍然,房间里洁白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莫名得让他觉得眼睛有些生疼,尽职的泪腺适时地分泌出了液体湿润了他的眼眶。他听不进去半句医护人员的话语,视线集中房间里的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的人身上。他觉得自己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拉扯着他的理智,疯狂地咆哮着,想让他甩开所有的思绪,冲过去砸开这扇玻璃,尽自己的全力,拥抱里面的人;但是另一半连带着理智阻止了这只发生在脑内的疯狂行为,因为他是以心理学博士喻文州的身份进来的,目的……研究妄想症的发作机理。

他不能作出任何超过这个身份的事。喻文州动作僵硬,坐到了半米外的椅子上。

“不用紧张,这是个相对温和的病人,除了有时不受控制的胡言乱语和抽搐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攻击性。”医护人员好心地安慰道。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勉强扯出个微笑回答道:“谢谢。”

医护人员拍了拍他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喻文州看着房间里的人,一言不发。走廊上回荡着医务人员的脚步声。

半晌,他艰涩地开口道:“你好,我是喻文州。”

 

“你好,我是喻文州。”

“王杰希。”手里抱着数本书的青年把书放到臂弯里和笑得温和的青年握了握手。“王杰希啊,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三天就把德勒教授全部题目全部解出来的天才,我是黄少天。”黄少天不知从那冒了出来,“我说文州你不厚道啊,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宿舍,来来正好我们认识了新朋友,一起去那家酒吧怎么样怎么样。”

喻文州笑得一如既往地温和,而抱着N本书的青年在认真地听了半晌之后,认真地回了句:

“行。”

““哈哈哈哈,老王你当时简直是第二个周泽楷哈哈哈哈。”在相互熟悉后的某天黄少天一手啤酒,一手牌地嘲笑着对面拿着牌的青年。

“垃圾话没用的。”对面睁着大小眼的青年顺手扔出最后四张牌——四张2。

“靠靠靠靠,王杰希你耍诈……”

喻文州走进酒吧看到的就是这个诡异的场景,伪炸毛状态还拿着几张牌的黄少天和坐在对面的压着嘴角满眼愉快的王杰希在酒吧的白炽灯的灯光下缓慢地融入光影。

“文州你来啦,来来来赢了老王我们去买老干妈。”黄少天朝喻文州挥了挥手一脸兴奋,王杰希也转了过来,没有完全压下去的愉快随着本是礼节的微笑渗透了出来,青年简洁地回答:“欢迎。”

喻文州看着青年脸上的微笑,心跳漏了一拍,他恍惚地看着灯光下的青年,看着那双黑得发亮的双眼在灯光的衬托下闪烁着光。

 

喻文州强制自己冷静地坐在椅子上以一种低缓而温和的语气介绍着自己。却看见坐在角落里的青年,缓慢的转了过来,睁着无神的双眼辨识了半天后,缓慢地回答道:“你好。”

喻文州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Link_Ch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