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随缘,时常脑残,不务正业

【喻王喻】碎光(中)

物理博士+心理学博士喻和数学家王paro

可能开放式结尾,也可能BE

王精神病院设定(疯的边缘,没疯)

cp喻王喻,人物OOC预警

灵感来自约翰纳什的经历(不是美丽心灵叙述的那样)和达摩克斯之剑理论

本段emmm是在借着喻的视角吹王wwww

以上OK的话,祝食用愉快

这是 

=============================================

“我们来聊聊妄想症吧,”喻文州攥紧了手里的文件,尽量柔和了脸上的表情。

“你们这么叫他吗?”

“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不认为我患病了。”王杰希反应有些迟钝,“他们说我看到的那些东西是幻想。“
“比如斯特豪斯吗?”

“他是我的朋友,我们一起讨论问题,我的很多灵感都是在讨论中得来的。”

“那是什么时候?”

“本科大二。”

 

那是段温暖的日子。

久违的阳光洒在土地上,喻文州和黄少天把自行车骑得飞快。

“我觉得如果玻璃棒没有那么易碎的话,汉克森一定会把王杰希戳死。”黄少天盯着面前的街道,突然说道。

“什么?”喻文州尽力地蹬着自行车跟在黄少天身后,饶有兴趣地问道。

“昨天化学实验室里发生了一起事故。”黄少天笑得爽朗,“王杰希选修了一门有关实验的一门课,然后就在第一实验课的时候炸了试管,正好汉克森在王杰希的对面,正拿着成果欣赏呢,没反应过来,东西没放牢就被炸飞的颗粒割到手臂,结果手下意识的一缩,然后一节课的实验成果就落了地哈哈,我们快到了。”黄少天减慢了速度以应对意外状况。

“原来昨天楼下炸了锅是因为这个。”喻文州跟着减慢了速度,“那他本人呢?”

“谁?你说王杰希?”黄少天又把自行车骑得飞快,“他好着呢,爆炸中心什么事都没有,躲得够快。”

喻文州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我昨天晚上在图书馆外面看到他似乎在和什么人聊天,但当我走过去的时候,”黄少天突然按了刹车,喻文州仔细一看他们到了上课的地点连忙急刹。

黄少天在车停下后下车把车推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说:“但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只看见他一个人走在小道上,周围没有人。”

喻文州的车也停了下来。

“我说文州,”黄少天转了过来笑得促狭,“不放心下课后就去看看呗,老王有可能被炸傻了不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王杰希语调缓慢但又急促地抢在喻文州发问之前,说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来聊一聊以前的事?”王杰希靠在墙上试图拉出一个礼貌的微笑但最终只是扯了扯嘴角,眼睛看着喻文州的方向但却越过喻文州不知看向何方。

喻文州惊讶地看着靠在墙上地王杰希,在数秒之后掩去脸上的惊讶和悲伤,然后平静地回答道。

“当然可以。”

他没有见过这么有““礼貌”的王杰希。

 

任何人都不会忘了那天替出差的教授代课的王杰希。那是喻文州第一次明确地意识到王杰希的天才,也是他第一次彻底地明白王杰希对他所学的学科的喜爱。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法掩饰也无法伪装的喜爱.

那是个早晨,阳光偷偷跑进了教室俯趴在黑板和墙面上,窗外绿色的植物笼罩在光中,天气很好,天空很蓝。王杰希站在讲台上,里面穿着普通的衬衫,米色的开衫服帖地搭在他的身上,黑色的刘海之下是闪烁着光芒的双眼,那双略微有些差别的眼睛随着主人的心情而变得明亮仿佛里面装着万千的星辰。

在讲台上讲着公式的王杰希脸上难得的多了几分柔和,嘴角上翘,整个人似乎都浸泡在愉快之中,他指着黑板上的公式,面对着教室里的同学,语气平和却夹杂着几分温柔似乎并不是在讲解公式而是在向所有人介绍他的一个从未谋面的老朋友,放松而温和。

喻文州在这一刻突然觉得整门课都可爱了起来,微弱而柔和的光从王杰希身上散发了出来。王杰希认真地写着板书,不自觉地站到了阳光下。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为这个沉溺于数学世界的人添上温暖,喻文州觉得自己突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融化,在这个空间里,开始散发。

温柔而自由。

他是属于星空的。喻文州感受着这丝温暖却有些发堵。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Link_Chec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