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随缘,时常脑残,不务正业

【庙药庙友情组】博弈火锅

人物属于虫爹,哦哦西属于我

可以算老王生日的提前贺文,然而忘记打tag,现在补回来希望不会晚:P

其实就是作者想吃火锅系列

其实是作者看公开课看入迷了系列

喻黄王友情组,火锅的博弈不是囚徒困境

喻文州法学教授,黄少天化学教授,王杰希数学教授教博弈论的paro

以上OK的话往下

================================================

“欢迎来到博弈论的课堂,如果你是法学生无论你有没有走错课堂,这门课都对你有好处,如果你是学化学的也同样,但是如果你是艺术生,那么有可能你走错了教室,但你也可以留下来,看一看这门有趣的课程能否引起你的兴趣,我一会会介绍本门课的相关内容,但是现在请先拿起你们从网上打印下来的讲义,翻到Game1部分,现在你们有三分钟的时间去完成它,注意不要给你旁边的人有机会看到你的答案,现在我来讲一讲这堂课的评分原则……”王杰希拿着讲义一边在讲台上踱步,一边讲解着课程的相关内容。

 

王杰希是教博弈论的。

对于这一点他的两个同在这所学校任教的老朋友在火锅席上用抢肉的方式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惊奇。

“我们以为你会选择你的博士论文方向。”喻文州满意地夹起自己碗里地肉笑着说。“虽然是两个分支,但也只有数学能容纳你那些奇形怪状的脑洞。”旁边啃着刚捞起来地蘑菇的黄少天接口道。王杰希没有说话,挽起袖子夹走了锅里为数不多的几块羊肉以表敬意。

“我去,王杰希你给我们留点……”

 

王杰希环顾四周,在左边最后一排座位找到了正在完成课堂游戏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哦,在他看过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向他小幅度地挥了挥手。

“……你们完成了这个游戏吗?”王杰希对着学生们问道。

然而举手的只有寥寥几个。王杰希继续在台上分散着学生的注意力,他当然知道为什么这些学生写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没有完成这个描述简单的游戏。

“我再给你们三分钟时间,然后我们来统计人数。“王杰希如此宣布道。

随后王杰希就看到喻文州对他晃了晃手中的纸。王杰希不留痕迹的笑了笑继续在讲台上一边踱步一边闲聊。

“现在我来介绍下这门课程……”

 

“我们现在只有这盘肉了,所以我们不妨来玩个游戏。”喻文州抬起了最后一盘牛肉对着剩下两个人笑得温和。

“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把肉下锅,一边煮一边玩这个游戏。”黄少天拿着勺子兴致勃勃地提议道。“别呀少天,这可是游戏的素材。”喻文州把盘子放在了自己面前。

“游戏的规则是我们每人提出一个分配方案,至少要半数以上的人同意,肉才能下锅。”

“顺序呢?”王杰希问道。

“哦,我们逆时针地来,”喻文州笑了笑,“我们转酒瓶子决定从谁开始你说呢?”

“好。“

 

王杰希翻开了讲义。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游戏的规则:这是一个简单的成绩博弈,你选择的结果有可能影响到你的成绩。”王杰希顿了顿,眼里透露出几分愉快,“当然这不可能,能影响你成绩的只有我刚才说的计分规则上的内容。”

“这里有两个字母a,b,你得需要从中选一个,如果你选了a,和你一组的人选了b,你的成绩为A而他的成绩为C;如果你选择了b,他选择了b,你们都会获得B+的分数;但是如果你选了b,而你的同组人选择了a的时候,你的成绩则为C而你的同组人则获得了A,当然如果你们都选择了a的时候,你们的成绩则为B-,听上去规则比较简单,现在让我们来重新整理这个过程,把它写成收益矩阵的形式……”

“啧,从老王你开始,然后是我,最后是文州。”黄少天看着酒瓶的指向,巴拉了两下筷子咬了口丸子。

“在我开始之前我们需要加两条规则。”王杰希夹着蔬菜说道:“我们都是理智的,我们都是自私的。”

“行呀。”喻文州笑得温和。

 

“现在让我们来统计下人数。”王杰希接过助教递过来的本子,“选a的人举下手。”

教室里瞬间变成了手臂的丛林。

“很好,现在选b的人举手。”

而教室里瞬间只有几条孤零零的手臂分散着,王杰希注意到喻文州和黄少天举了手。

“好,选a的同学再举一下手,第三排那位同学,对是你,你来说一下为什么你要选a。”王杰希点了一个同学。

“因为如果我选了a无论对方选了什么我都不会得C。”站起来的男生回答道。

“好,请坐,那第四排的那个女生呢?你为什么选了a?”王杰希走下讲台转头问道。

“因为我认为我的对手也会选择a。”

“好,现在我们来分析下选a的情况。”王杰希站回了讲台上,就着板书开始讲解。

 

“我提议我拿走这盘肉的一半,剩下一半归黄少天。”王杰希喝了口汤轻描淡写地说道。

“靠靠王杰希你什么意思,文州吃什么呢?好像今天白菜萝卜也不够……”黄少天一边夹着豆腐,一边吐着槽。

“注意规则,少天。”喻文州笑得温和,“我们表决吧。”

“我同意。”王杰希端盘子。

“去去去,我不同意。”黄少天拍开了王杰希伸过来的爪子。

“我也不同意。”喻文州依旧笑得温和。

“二比一老王你挂了。”黄少天咬了口豆腐,“我提议,这盘肉归文州。”

“我同意。”喻文州伸手抬盘子。

“违反规则了。”王杰希把喻文州的手拍了。

 

“……由此可见选a是这种情况下的最优策略,那么为什么喻教授你选了b呢?”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的方向愉快地问道。

“哦,”喻文州眨了眨眼,“我和少天进门之前商量过了。”

“这就是这种情况的破解方法——共谋。”王杰希解释道:“有人知道刚才这个游戏所制定的情形被称为什么吗?”

第二排的男生站起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对,囚徒困境。”

 

“没有违反规则。”喻文州从后面又抬了盘鸡肉出来,“我答应少天他拿这盘,如果我拿牛肉的话。”

“利益不一致啊,王教授。”

“哦。”王杰希冷漠地看着两盘肉下了锅。

 

“有人知道囚徒困境还有其他破解方法吗?”“王杰希举着讲义问道。

有人举手了。

“一锤子买卖,游戏单轮进行。”

“对,在没有强制手段能损伤既得利益的情况下。”王杰希朝着喻文州笑了笑。

 

“我去,老王你违反规则。”黄少天伪炸毛地看着从锅里捞肉的王杰希,伸筷子试图夺回被抢走的肉。

王杰希筷子迅速往左移保住了筷子上的鸡肉。

“我没有违反规则,首先,我们的游戏的分配范围只包括那盘牛肉,其次——”王杰希笑了笑,“我们的游戏没有强力保障啊。”

 

“今天就上到这里,在走之前请你们把另外一份讲义的Game2的选择交给助教,好的现在下课。“王杰希站在讲台上收拾着讲义,学生稀稀拉拉地站了起来,向门口移动,半晌两人站到了他面前,王杰希抬头一看,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火锅?”喻文州笑着问道。

“行呀。”

 

END

------------------------------------------------------------------------------------

PS:郑重推荐耶鲁大学的博弈论公开课,这脑洞是从那里来的。

这是火锅部分的解释→戳我

这是课堂部分的解释→戳我

评论 ( 19 )
热度 ( 110 )

© Link_Check | Powered by LOFTER